寥寥浮生,莫问前程

月下映双鱼,白首雁归去,自古无愁难成句。 --- 双鱼

给岁月以青春,而不是给青春以岁月

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。

每当谈起岁月,总显得是那么残忍,残忍到能真切的感受到 “岁月如刀”,然后一刀又一刀;今天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下我的生日(是的,已经忘记了年龄),然后得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答案:

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 9684 天,生命进度条以 80 岁算正好 33%

所以我的青春已经开始向我挥手告别,或许有些艰难,或许有点感慨,但终究都已不再重要。我庆幸的是我的青春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无趣,虽然充满血腥却显得美丽;但同样也会留下许多遗憾,缺了孩子气的天真,没体会过关心,没了热血冲动的经历。

以前每当回想起来的时候,总是带着那么一点悲伤;今天突然想起一句话: “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。”,所以当我们回首青春,应当给岁月以青春,而不是给青春以岁月;这段青春,感谢你砥砺前行,让岁月不在苦涩。

勇敢的质疑,勇敢的被质疑

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,这就是我要对你们说的话。

质疑事物的能力,看似简单,我却缺少了太多;父母曾经无数次对我说过 “你应该怎样怎样…”,小到吃饭喝水,大到人生规划,最后事实证明基本没有对的;有些看似亘古不变的东西让我忘却了它存在的意义,以至于我选择了随波逐流,却从未质疑过一个基本的对与错。

同样,这个世界不只有黑与白,还有很多灰。别人的对我质疑是否真正重要?这是否是自己放弃的理由?…让质疑我的人去质疑吧,这是他的权利,但我活不成他的样子。

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真理,浩瀚星河里我太过渺小,而命运又太过伟大;我抱着敬畏之心质疑一切,也接受这个世界对我的质疑。

对未知的结论永远应该是未知

我们用眼睛观察,而不全然接受。

我曾不止一次对只是看到表象的事物作出定论,以为笑容背后就是开心,以为乌云密布就会下雨。我把太多的归因算到我所看到或是模糊看到的东西上,当 “墨菲定律” 和 “幸存者偏差” 双重作用时,悲观的人会更悲观,快乐的人会更快乐。

现在人到中年,终于学会了放弃;我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,我没看清的也不一定是假的,对待未知的结论永远应该是未知,所以赌不赌看自己,莫要让整个世界买单。

成功无法复制,经验或许没用

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。

太多的人喜欢对别人讲述 “自己的经验”,一件事怎么做才能成功,甚至认为自己是 “苦口婆心”。我曾经也做过类似的傻事,直到前些年遇到了一个出租车司机;

他以前是一个搞自动化测试的,几年前跟我一样一个人来到北京打拼,我们有着差不多相似的经历,但结果却并不相同也不相似;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一段路上他所诉说的艰苦和努力,还有命运的不公。

我那时才意识到: 成功根本无法复制,经验也或许没用,别人的一生之所以那样只是命运垂青,或是开了个玩笑。怎么做事,我无法说服别人,也没人可以教导我。

对抗随机性等于向既定轨道回归

已经在开往地狱的路上,那就应该和魔鬼一起笑着去。

这是前两天在 Twitter 上看到老刘(@Yachen Liu)发的感悟:

对于多数人,大概在初中至大学阶段,思维方式、思维能力、性格等终身基本不变的特征就已经定型了,与此对应的人生未来轨道也已经基本确定,之后的时间不过是不断的对抗随机性向既定轨道回归。

我很认同这句话,环境会改变人的,很多性格、习惯其实都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养成的;所以现在开始不去尝试对抗随机性,给自己一点机会,我期望我短暂的生命中会有些其他的东西,因为我不想回到以前的轨道上。

一切达观,都是对悲苦的省略

写到最后,以大雪将至里的话结尾吧:

和所有的人一样,在他的一生里,也曾怀有过自己的想象和梦想,其中的一些是他自己实现的,有一些是命运赠予给他的,很多是从来都无法实现的,或者是刚刚得到,就又被从手中掠夺走的。但是他一直还活着。

他想不起来,他是从哪儿来的,最终他也不知道,他将要去向何方。但是,这生来死去之间的时光,他的一生,他可以不含遗憾地去回看,用一个戛然而止的微笑,然后就只是巨大的惊讶。

BGM 取自 “石进 - 夜的钢琴曲“ 系列第九曲。
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